和诚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蓬江公安分局创新大调解工作 调解室成和谐“润滑剂”

蓬江公安分局创新大调解工作 调解室成和谐“润滑剂”

来源: 时间:2017-5-11 21:16:43 浏览量:492

由于公安机关特殊的工作性质,使得基层派出所往往会成为群众发生纠纷时的调解首选。

关键字: 国徽制作  警徽制作  国徽厂家  警徽厂家

由于公安机关特殊的工作性质,使得基层派出所往往会成为群众发生纠纷时的调解首选。数据显示,2016年,蓬江区接报的纠纷类报警数量占总警情的40%以上,而且有不少治安案件、轻微刑事案件的民事损害赔偿工作,也集中由基层派出所处理。值得引起重视的是,该类小纠纷、小矛盾一旦久拖不决、未能有效化解,很容易酝酿发酵成大矛盾、大事件,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对此,为贯彻落实民生警务“321”一线工作法,实现“矛盾纠纷在一线化解”,蓬江公安分局创新公安大调解工作,全面推进派出所调解室建设,由调解员参与化解矛盾纠纷。如今,蓬江公安分局辖区内,已有13个派出所调解室建成使用,成功化解各类纠纷527宗。

  建成13个派出所调解室

  据蓬江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办公室主任何旭介绍,2016年4月底,蓬江公安分局选择辖区面积较大、人口密集、治安较为复杂的新城派出所作为试点,牵头成立了全市首个公安牵头、社会力量与司法力量共同参与的基层综合性调解室——“五福”调解室,并配备2名专职调解员、18名兼职调解员及1名驻点律师。

  2016年10月9日,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高诚苗前往蓬江公安分局调研,提出要深入贯彻落实民生警务“321”一线工作法,以人民群众满意作为公安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为此,蓬江公安分局以“矛盾纠纷在一线化解、问题在一线解决”为切入点,决定全面铺开建设派出所调解室。

  目前,蓬江公安分局已建成“老百姓”调解室、“平和”调解室、“老片警”调解室等共13个调解室,不仅将73名社区民警和108名社区协管员全部纳入兼职调解员序列,聘请54名退休老党员、老干部、村居委会主任等人员作为专职社会调解员,还邀请蓬江区31名驻村(居)专业律师介入调解室调解,确立了“公安主导+第三方调解员主疏+律师主引”的基层三级调解模式,充分发挥调解室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润滑剂”作用。

  据介绍,自该批调解室建成后,蓬江区110有效警情数量下降11.5%,未发生民事纠纷引发的刑事案件,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调解室有效起到了息纷争、促和谐的作用。

  亲民与公开获群众信任

  5月10日上午,记者探访了“五福”调解室。其时,被街坊们称为“好姨”的专职社会调解员陈琼好,正与调解“搭档”辅警王太生在整理材料。

  今年52岁的好姨退休已有两年,此前是甘化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有长达15年的调解工作经验,善于处理“疑难杂症”。“五福”调解室成立后,热心肠的好姨接受了派出所的邀请担任专职调解员。直至现在,好姨参与调解的纠纷已超100宗,绝大部分都能顺利解决。

  记者了解到,派出所调解室的调解原则,是对110接报的民间纠纷、适宜调解处理的治安案件和轻微刑事案件中的民事损害赔偿进行前置调解,尽量做到“多调少裁”“多调少罚”。而好姨等调解员的工作流程则如下:当值班民警对矛盾纠纷调解不成时,便将双方当事人信息登记后移交调解室;在派出所民警主持下,会同专职调解员进行二次调解,根据不同对象、不同原因,提出调解意见,促使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当涉及法律事项的,必要时由驻点律师介入,在法律专业层面为当事人解惑答疑。

  好姨告诉记者,其认为调解室有两大特点,分别是亲民与公开。以“五福”调解室为例,室内处处可见“和为贵”字样的贴画,调解工作台更采取“促膝座谈式”的摆放布置,平常由双方当事人、调解员、律师及民警围席而坐,大家开诚布公、“有一说一”,不少矛盾最终能在平和的谈话中迎刃而解;公开方面,调解室将职责、工作规范、流程以及调解员和律师个人信息等上墙公布,一目了然,以打消群众顾虑,赢得群众信任。

  案例

  车辆刮擦后协商时上演“全武行”  调解员助双方和解

  2016年12月17日,市民陈先生(化名)将小车停在路边,后去取车时发现小车尾部被别的车辆刮花了,民警通过查看监控视频,发现肇事车辆是一辆出租车。当年12月19日上午,陈先生与出租车驾驶员马先生(化名)接通知后前往交通事故处理大厅协商处理。协商过程中,双方就维修问题产生较大分歧,对此,交警依法暂扣了双方车辆。

  可接下来,马先生认为是陈先生不肯让步,才导致协商不成,考虑到车辆被暂扣会让自己无法营运蒙受损失,马先生与陈先生发生了争吵,还与陈先生发生了肢体冲突,双方相互殴打扭成一团。陈先生刚买不久的手机也被马先生的妻子扔在地上砸坏,陈先生还由此受伤,经医院诊断为“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对此,民警第一时间完成调查取证,并移交“五福”调解室专职调解员好姨进行处理。

  “作为调解员,要首先了解双方的诉求。”好姨告诉记者,起初,陈先生称自己不仅财物受损,身体也有伤,加上心里有气,直接要求索赔10万元。对此,马先生则表示经济能力有限,还要养家糊口,没有这么多余钱。好姨称,为了调和矛盾,她为双方各自做思想工作。对于陈先生,好姨劝其换位思考,且其也有动手打人,提出索赔不能不切实际、“漫天要价”;对于马先生,好姨则点明其行事太冲动,本来普通刮擦导致的损失可由保险来赔偿,就是因为马先生与妻子打人,还摔烂对方手机,才让事态恶化。

  经过好姨数次组织调解后,双方的矛盾也逐渐“降温”,答应各退一步,马先生向陈先生赔偿车辆维修费、手机维修费及医药费用共1.3万元,而陈先生也接受了马先生的道歉。至此,事件得以平息。


精品徽章推荐

政府大型挂徽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