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诚徽章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徽章国家标准 > 公安部:公安边防积极实施爱民固边战略

公安部:公安边防积极实施爱民固边战略

来源: 时间:2015-8-20 9:22:08 浏览量:530

在中国海拔最高的行政乡西藏浪卡子县普玛江塘乡,抬头便可望见珠穆朗玛峰。

关键字: 国徽制作  警徽制作  国徽厂家  警徽厂家

   与自然风光的极度优美相比,这里的公共资源却极度匮乏,牧民的生活也并不富裕。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们,能够上学的并不多,也极少与外界接触,甚至从未碰过电脑。

    “不让一名困难儿童失学。”前两年,西藏公安边防总队主动在当地援建了一所中心小学。牧民们说,这是他们祖祖辈辈想不到的事情。如今,这所学校成为当地200多名牧民子弟的精神家园,他们在这里学习知识、了解世界。

    公安部边防局政委李乐民少将介绍,公安边防部队自2005年以来,在实施爱民固边战略中,针对边境地区孤儿和留守儿童生活贫困、缺乏关爱等情况,积极开展关爱困难儿童工程,10年救助23040名困难儿童。

    “父爱”编织未来

    ●为辖区困难儿童建立帮扶档案,要求发现一个、录入一个、帮扶一个

    “曲爸爸,这学期的期末成绩我又是优秀,第一时间将喜悦跟您分享……”前两日,黑龙江鸡西边防支队政委曲钧成接到刘青报喜的电话,特别高兴。

    曲钧成与刘青并非亲生父女,但感情比亲生父女的关系还好。“头发比较黄,消瘦的小脸,还有一身破旧的衣衫,这是我2007年第一次见到刘青的样子。”曲钧成回忆,“当时我的眼睛就湿润了,一再嘱托‘再穷也不能穷教育,一定要让孩子上学,有什么难处就和我们说’。”

    时至今日,8年过去了,这份“父女”情日渐厚重。为了帮助减轻刘青一家人的生活压力,曲钧成积极与有关部门沟通,为刘青家办理了低保;为提高刘青学习成绩,他嘱咐派出所选派优秀大学生干部为其补习;即使工作再忙,曲钧成也会在每年5月7日,为刘青定做蛋糕,送上祝福,因为这一天是刘青的生日。

    “我只希望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使无助儿童不再无助,让他们得到更多的关爱,回到自己渴望的课堂。”这是曲钧成经常说的一段话,也是广大公安边防官兵的共同心声。

    公安边防部队辖区多属经济落后和环境恶劣地带,困难儿童数以千计。为此,2005年以来,公安边防部队实施关爱困难儿童工程,积极完善“结对帮扶”制度,用“父爱”编织孩子们的未来。特别是公安部边防管理局研发关爱困难儿童工程信息系统,专门为辖区困难儿童建立帮扶档案,要求公安边防官兵在走访辖区中发现一个、录入一个、帮扶一个,确保困难儿童“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

    曹园媛也曾是一名孤儿。14年前,父母双双离世。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牟平分局养马岛边防派出所民警及时伸出援手,细心呵护。这些年来,尽管派出所民警换了一批又一批,但这份爱始终在传承,为曹园媛幼小的心灵播下了健康成长、回报社会的种子。

    2012年硕士毕业后,曹园媛主动放弃到大城市工作,考取了养马岛边防派出所民警,接过关爱困难儿童的接力棒。3年来,她自创“认亲式”边防工作法,辅导留守儿童学业、解决村民家庭困难。乡亲们都说:“这孩子命苦,但很争气,这些年多亏了派出所帮助,现在又回来报恩,不容易啊!”

    “暖心”照亮心灵

    ●注重心理辅导,预防“毒祸遗孤”问题发生,遏制困难儿童群体的高犯罪率

    据有关研究统计显示,困难儿童群体呈现出犯罪率高的特点,特别是留守儿童犯罪占未成年人犯罪总量的70%。

    “困难儿童家庭收入低,负担重,很多父母为了生计,无暇照顾孩子。还有一些困难儿童处于长期无人监护的状态。这就容易让困难儿童缺乏与父母的沟通,极易产生心理问题,甚至走上犯罪道路。”公安部边防局爱民固边办负责人卓国增介绍,近年来,各地边防部队特别注重针对困难儿童的成长环境,开展警营开放日、青少年训练营、心理减压、座谈疏导等活动,帮助困难儿童树立积极向上心态、健康快乐成长。

    今年19岁的彭晓莲是新疆博乐第四中学高二学生。1998年,年仅2岁的她因一场火灾导致左手截肢,右手手指被截,面部留下大面积疤痕。2004年,已经8岁的彭晓莲走进了学校,可是同学不愿意跟她玩,这使彭晓莲越发自闭和自卑。

    了解到这一情况,派出所警官张伟当起了她的“心理医生”,隔三差五地同她聊天谈心。“我同班主任沟通,在同年级设置小课堂,由她担任小老师,对同学进行辅导。当她第一次当小老师讲完一道题后,同学们和警官张伟报以热烈掌声和赞许目光,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知道自己虽然残疾,但并不比别人差。”据张伟回忆。

    用“暖心”照亮心灵,彭晓莲性格变得开朗了,稚嫩的脸上不再是显得无助,更多洋溢的是快乐,学习成绩也名列前茅,每学期都被评为“三好学生”。

    近年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重点关爱和帮扶“毒祸遗孤”。所谓“毒祸遗孤”,就是在我国云南边境地区,有这样一批儿童,他们的父母长期运毒贩毒,甚至把自己的孩子当作“运毒工具”。一旦这些父母被绳之以法,孩子就成为事实上的孤儿。“如果社会对他们放任自流,很可能会重蹈父母的悲剧。”云南普洱边防支队支队长印春荣说。

    10年前,在云南临沧勐董镇打工的姚某夫妇均因贩毒被判死缓。边防民警抓获姚某夫妇时,其4个女儿最大的12岁,最小的6岁。在此后的10年里,勐董边防派出所官兵承担起照顾这4名遗孤的责任,为她们解决生活费、学费和医疗费。如今,最大的女儿已在临沧市就业,3个妹妹就读高中和初中。

    “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下辈子也无法回报,我们只希望孩子们长大后不要学我们,而是要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得知孩子没有流落街头,狱中的姚某夫妇不仅积极改造,而且多次写信感谢边防官兵。

    “合力”撑起蓝天

    ●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形成多元化、立体式、全过程的关爱帮扶体系

    10年来,公安边防部队不仅兑现了让辖区困难儿童“有饭吃、有衣穿、有学上、有人管”的承诺,还积极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形成了多元化、立体式、全过程的关爱帮扶体系。

    去年10月,广东江门崖西镇,6岁男孩小铭挺过了人生的“鬼门关”。小铭爸爸在戒毒近6个月即将成功时,复吸冰毒产生幻觉,把剧毒农药灌入小铭的嘴里。“当时,从县里、区里到广州的大医院,所有医生都说已无能为力。但是驻地边防派出所副所长朱伟英不甘心,发动好友一起通过微信朋友圈寻医问药。”据小铭的妈妈回忆。

    广东江门崖西边防派出所副所长朱伟英及时提供救助。“广州有一家医院可以试试。”通过微信朋友圈获得关键信息后,朱伟英很快将孩子送到这家医院,但10多万元的医疗费却远超这个贫困家庭的承受能力。朱伟英垫付8000元费用后,立即号召派出所“一元爱心基金”捐款,展开了一场与生命的赛跑。短短几天内,小铭妈妈便收到13万元善款。10天后,小铭奇迹般地脱离了生命危险。

    “我们在10年的关爱活动中感受到,救助困难儿童单靠公安边防部队的力量毕竟有限,应充分发动并整合社会资源。”据朱伟英介绍,2012年4月,崖西边防派出所启动“一元爱心基金”,由边防官兵、崖西镇和各村党员干部每天节省1元钱捐赠,用来帮助弱势群体。目前,这一做法已在全省边防部队推广。

    事实上,类似的联动社会力量帮扶机制在公安边防部队不胜枚举。浙江公安边防总队创建“三联”机制帮扶困难儿童,即警政联合纳入社保、警企联合定期资助、警校联合无缝助学。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边防支队发动各边境旗(市)、中心苏木建立关爱困难儿童组织18个,先后资助35名困难儿童重返校园。

精品徽章推荐

政府大型挂徽
点击咨询客服回到顶部